這是以前修新聞輔系時老師轉寄給我們的信,我將它貼在我的個人新聞台,在這裡再貼一次!

記者立場太鮮明 中國時報高層遞辭呈

文/劉伯姬

總統大選的激情讓台灣分成了兩半,人民站成藍綠兩邊,這種現象,連原本應該最客觀的新聞界也不能倖免。

選前,不少記者的情緒跟著主跑政黨線路的沉伏起落,這種氣氛,並未隨著大選結束而落幕,記者與報社、甚至同報社的記者與記者間,關係如他們所主跑的藍綠兩軍一樣箭拔弩張。

日前,網路上不斷流傳三封分別是中國時報主跑民進黨的林晨柏、工商時報黨政記者陳玉華、蘋果日報黨政記者鍾年晃寫給報社主管的抗議信件,內容不約而同直指其所屬報社有「操弄言論走向」之嫌。這三封信,原本都祇是私人與長官的溝通信件,並純粹給少數朋友做參考,沒想到,卻出乎意外地被一再轉寄,這顯示,信中的內容,在新聞界已不是單一事件,而是一種普遍的現象,因而引起共鳴。

中時報系砲聲隆隆

記者質疑報社處理政治新聞的立場在中國時報最為嚴重,甚至因此造成總編輯黃清龍、副總編輯兼採訪主任夏珍、政治組召集人張瑞昌辭職;主跑總統府路線的何榮幸、跑民進黨線路的記者林晨柏嚴重抗議。儘管黃清龍、夏珍事後解釋是因為常年勞心勞累以及其他個人因素而請辭,但請辭時機敏感,很難擺脫是因為處理新聞的立場受非難的因素。

中國時報發生記者跟主管據理力爭、拍桌子的情況習以為常,但選舉過程中,連總編輯黃清龍也不否認「選前氣氛的確很緊張」。

此外,據指出,中時報系的某份報紙,曾把主跑兩陣營的記者召回開會,沒想到兩邊差點發生衝突,因為,跑藍軍的記者懷疑跑綠營的記者為何那麼相信民進黨所說的話,而綠營的記者就會覺得藍營記者沒看清楚連宋的真面目。

在中時報系這波變動中,首先透過e-mail 發難的是工商時報的陳玉華。陳玉華在信件中向主管表示,她為工商時報所寫的小社論遭社方改得面目全非,原本是針對公投辯論的攻防及媒體捲入的角度做解析,寫出泛藍陣營如何面對公投議題,並批評媒體人終究不需為政策負責,以至於讓辯論賽成為秀場;沒想到,社方卻追加了一段「當然泛綠陣營也是陣腳大亂……綠營漏夜在競選總部商討換人,難怪藍營批評執政黨大選與公投不分」,但卻把評論趙少康等媒體人的段落完全拿掉。因為覺得社方追加、刪除本文扭曲了原意,於是陳玉華透過e-mail向長官抗議,抗議綠營的稿子在報社的手中像進了屠宰場,抗議藍軍的文章經報社處理後像進了美容室。

對此,中國時報總編輯黃清龍表示,陳玉華是工商時報小社論的輪流主筆,而小社論代表社方,因此社方是可以去改文章的,然而陳玉華卻堅定地說:「我不是說長官都不能改我的稿子,因為那是報社的立場,也或許我寫得很爛,那可以將稿子抽掉,但不能被改成跟本意完全不同」。

至於中國時報資深記者林晨柏則是在選後發出抗議信件,這封mail主要是針對他的長官──副總編輯兼採訪主任夏珍表達不滿。他在電子郵件中指出夏珍用他的名字和她共同署名發稿,但稿子卻完全不是他自己所寫的內容,祇有標題一樣而已。林晨柏並在信件中,附上了自己的兩篇原稿以及一篇見報的報導,呈現其中的不同之處。

林晨柏的信件在報社內部和同業間引起軒然大波,然而,林晨柏本人事後已不想再多談,祇表示,「原本祇有給跑黨院的同業看,想說如果自己的觀念他們能夠認同的話,可以參考」。

對於林晨柏的抗議,黃清龍解釋,他在選前已交代過編輯部同仁稿子中不要有情緒化的字眼,他認為,林晨柏原來的稿子的確有觀點,但卻也比較有情緒,再加上,文章內容批評藍軍,是要說給藍軍的支持者聽的,所以,夏珍在修改後掛上自己的名字以示責,「因此,雖然稿子已經不是林晨柏的原稿,但觀點還是他的,才會同時掛上兩人的名字」。

除了這兩件浮上檯面的反彈,據瞭解,中時報系許多主跑綠營的記者也都曾對主管直接抗議。一位資深記者就質疑報社的立場比較偏袒藍軍,他舉例,當綠營在打連戰家產時,版面就登那麼小,但當藍營揪出吳淑珍炒股票,就做頭版頭、二版頭,「而且,有些新聞就是比較不容易出來」,這位資深記者表示,「這會讓我們對報社處理新聞,有不信任的感覺」。

但黃清龍認為,從新聞處理的過程來看,中時並沒有不客觀公正的問題。他說,如果單從一兩個事件談,有一些閃失是有可能的,而從新聞內容本身來看,「國民黨黨產的問題是很重要,可是就新聞性來講,已經談了五年;連戰私人財務也是很重要的新聞,但也同樣談了很多年」、「然而,吳淑珍炒股票是最新的議題、新聞不就是優先處理最新議題?」黃清龍如此解釋。

聯合報系暗潮洶湧

中時報系上至總編輯、下至主跑黨政記者因為報社處理政治新聞手法引發辭職、抗議風波,同樣的問題在報合報系,雖說沒有員工用e-mail的方式「起義」,卻不代表社內記者一致贊同報社對選舉新聞的處理方式。

一位聯合報系主跑綠營的記者就對公司很不以為然,他認為,「一樣是無厘頭的指控,如果是藍軍提出來的,就算沒有證據也會被做得很大,如果綠軍提出的,就做得小小的」,另一位同樣主跑綠營的聯合報系記者則表示,報社雖然不會去刪改記者的稿子,也不會扭曲原意,但如果是對民進黨不利的新聞,篇幅就會被放大,例如沈富雄的相關新聞,報社最喜歡用大版面或者好的位置處理,「因為,這樣會讓人感覺好像民進黨自己人跳出來大爆內幕」。

除了覺得報社有特定立場,聯合報系藍綠陣營的記者彼此間也會產生齟齬。據瞭解,一位跑民進黨跑到變成狂熱支持者的記者,就會對藍軍記者露出很不屑的表情,甚至兩邊記者碰面時,其中一方也會拿著所跑政黨的說詞來質詢另一方,然後兩方各會覺得對方沒有「sense」,明明是同報社的同事,彼此間卻充滿不信任感。

對於社內同事私下對報社處理綠營新聞偏頗的不滿,聯合報系發言人項國寧表示,聯合報對於綠營的發言內容並不會不登,但如果是政黨政策的議題,則會需要做一些判斷,至於宣傳意味太濃的新聞,更不可能天天處理。

此外,針對各界對聯合報系有特定立場的指控,項國寧也說:「聯合報一向站在權力的對面去監督媒體,今天,要不要給報合報一個機會,看看如果換成藍營執政的話,報合報是不是還會站在權力的另一端?」他認為:「對掌權的人必須多一些要求,因為他們手上有更多的資源,難道這樣不對嗎?」

蘋果內部互有不爽

報界兩大龍頭報紙因選舉引發內部動盪,這樣的效應在號稱市場導向的蘋果日報居然也發生了。

在大選新聞中,蘋果日報為了要通吃藍綠兩政營的支持者,做了所謂的「藍版」與「綠版」新聞,想看對國親有利的新聞,去看「藍版」,想看對民進黨的好消息,就去翻「綠版」。原本,兩邊人馬楚河漢界畫分得很清楚,挑自己想看的新聞看,誰也不認為蘋果日報偏袒誰,不料,該報社主跑綠營的黨政記者鍾年晃在日前卻發了一封沉重的抗議信給主管,讓報社也被拖進「報導失衡」的質疑中。

鍾年晃在電子信件中陳述蘋果日報在選戰後期立場偏袒藍軍,並且舉例說,報社願意花很多篇幅調查吳淑珍的股市交易,卻不願去探討連宋抗爭的正當性,且在陳水扁中槍後,祇是去報導泛藍沒有根據所提出的疑問,至於他所發的三千字現場報導卻沒有引用。

鍾年晃的抗議有其緣由,但據瞭解,蘋果日報其他報社同事卻認為他這封信發得過於衝動,他們認為,公司主管雖然有自己的意識型態,但處理新聞的方式還是以「聳動」為主,維持在讓報紙賣得好,又不會被告的立場。另一位同事也很不諒解地質疑鍾年晃:「他有立場之後,解讀新聞的方式就是用『立場』在看問題,就算同事不是如此做事,他也沒有辦法用另一種角度看事情」。

對於此事,鍾年晃本人不願再多談,但據瞭解,當初他之所以會寫那封信,是對整個媒體大環境不滿,覺得媒體挺藍、挺綠都介入太深了,蘋果日報相對來講,雖然沒那麼偏袒,卻不表示偏藍的現象不存在。

對於自己記者對報社立場的挑戰,蘋果日報總編輯陳裕鑫表示:「報社尊重每位同事的個人立場,但不能把政治立場的態度帶進刊物」。

大選在媒體界引發動盪,這其中,有的是是非問題,這其中,也確實有立場考量。然而,當有些媒體高層、有些線上記者跑新聞跑到把自己變成藍營的紅衛兵、綠營的禁衛軍時,到底是是非、還是立場,就那麼地混淆。為什麼人家會搞不清楚媒體所主張的是是非、還是立場,恐怕是媒體最該去深刻反省的。

(新新聞892期2004年4月初http://www.new7.com.tw)

LITGR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